阿斯加德土特产代购👌

体育部小美眉
昊然小迷妹
挚爱抖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4.19上海!
我北方🌚
哪个大佬去的话,求带签名照片啊!
谢谢谢谢!
啊啊啊啊啊激动

Rofix:

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远处孤岛上的广播塔。若不是了解凡泊本地的地理特质,恐怕会把这些广播塔认作是普通的海上灯塔。凡泊是一个海洋星球,只有少数的海岛浮在海面上。从其他星球迁移而来的居民无法容身于少数的陆地上,于是建立了这些广播塔,发出和水面纵波相协调的频率声音。这使得人们可以走上被谐振的水面上,就像走到踏实的地板上一样。声音只能覆盖海水的附近表面,在上面生活的人依旧能看到脚底游动的小丑鱼。

【DMHP】规则边界 10(完结)

超喜欢的大佬🙆‍♀️
超喜欢的德哈🙆‍♀️

瀨戶友美: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OOC
*麻瓜AU
*完结撒花!非常感谢一直看下来的朋友们!我写的真的很无聊……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给你们土下座TAT最后一章的剧情想了很久,写出来还是很平淡无味的感觉(;へ:)




哈利留院查看了一日,第二天便可以回家了。

打开家门看见地上躺着的陌生的行李箱时,哈利右眼一跳,双手抱胸看向旁边的人。德拉科搂过哈利的肩膀将他带进屋内,关上门后开口:“波特教授,医生说了,你额头的伤每天都要换药,而你身边只有我会——我也不会教你的。再者,万一你又发生什么事怎么办?我得留下来照顾你,不久,到你拆线那天。”

“你起码得先跟我说一声吧,我这里只有书房能给你睡,还没收拾。”哈利叹口气垂下了双手撑在腰间,在德拉科再次开口前抢先一步说道:“我不要和你睡!我是伤患,别打什么奇怪的主意!”随后扭过头走进客厅,如果对上这个小混蛋委屈巴巴的眼神自己肯定会心软,不能太放纵他了。

德拉科反而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其实他已经准备好一堆说辞打算来说服哈利让自己在他家住上一个星期,没想到居然派不上用场。能留下来就好了,爬上床也是迟早的事,这么想着,德拉科竟哼起了小曲,拉起行李箱走向书房:“房间我自己来收拾,你坐着吧!”

然而刚进书房德拉科便后悔刚刚说的话了,这里简直将他内心的小洁癖完全激发、扩大。首先闻到的一股过期泡面加劣质酒味与纸张的香味熏得他往后退了一步,随后看见门口对着的那张单人床上面几乎什么都有——衣服、书包、笔记本、书本、香烟盒、泡面包装袋……唯一要说的上整洁的地方只有书桌了——毕竟上面除了书什么也没有。

作为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德拉科从来没有做过家务,一直都是雇的阿姨来帮忙,现在对着这个邋遢的房间望而却步,要不打个电话把阿姨叫过来?

“怎么站在这?不是说要收拾的吗?”哈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憋着笑问道。

德拉科皱着眉头,洁癖爆发的感觉让他想开口嘲讽一波哈利的生活习惯,最终还是将这些话语变成唾液咽了下去,还没在一起,太早暴露本性不好。他转过身轻咳一下:“教授啊,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之后,我怕你会做噩梦,为了你着想,我决定牺牲自己陪睡。”

“不用了,谢谢你马尔福同学。说起来,我会受伤还是因为你的烂桃花。”哈利笑了一声,牵起德拉科的手将他带进书房内:“一起收拾吧,小少爷。”

德拉科顺手将房门关上,扯了下他们相握的手把哈利压在了门上,将脑袋埋在他的颈窝蹭着,轻声开口:“对不起,哈利,对不起,都是我……对不起,你不要怪我了好不好?”

哈利无奈的笑着,想将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好好看着他,谁知越推抱得越紧,只好回拥他:“小傻瓜,我刚刚开玩笑的,不是你的错,我怎么会怪你?”

“我不信,除非你亲我一下!”德拉科抬起脑袋,闪着他好看的眼眸说着。哈利挑着一边眉与他对视了一会,凑前亲了一下他的唇,被德拉科咬着不肯放开,占据主导霸道的与他缠绵。

“喂,还要收拾房间啊!”哈利眼看事情就要脱离掌控,挣扎着撇开脑袋,而德拉科追着哈利的唇不放:“别收拾了,这房间没救了,我要和你睡,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说完蓦地抱起哈利放到一旁,打开房门拉着行李箱跑进哈利的卧室。

“马!尔!福!!!!!”


之后的一个星期,德拉科真的就如他所说的没有对他做出什么事来,当然是要除去唇齿交碰来说的。这个小混蛋各种找理由索吻,早安吻晚安吻午安吻,让哈利烦恼的是他们每次接吻时,自己内心仍然会悸动得宛如初恋,这种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觉竟然不让人讨厌。

而这个留下来说要照顾自己的小少爷,除了煎鸡蛋什么也不会做,到头来还是得哈利照顾他,这个金发小混蛋分明就是来蹭吃蹭喝吃豆腐的吧?两个人明明还没有在一起,相处模式却越来越接近老夫老妻了,哈利被自己的想法激得起了一手鸡皮疙瘩。

今天是星期天,下午哈利该去医院拆线了,他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回头望了眼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德拉科,开口道:“我要去医院了。”

德拉科头都没有抬,只冲他挥了挥手:“再见,路上小心。”

哈利咬了咬下嘴唇,心里有点不痛快,像有虫子在心里爬,瘙痒难受,却又不好意思表明,站在原地没有下一步了。德拉科见许久都没听见动静,抬起头看向哈利:“怎么了?”

“你——”哈利眉头朝下,脸上有丝粉红,声音越来越细小:“你——德拉科,你不陪我去吗?”

德拉科听后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哈利瞬间后悔了,连忙继续道:“我的意思是你别陪我去——你别过来!喂——你要干嘛?!”德拉科起身放下手机,双手塞进裤袋里,一副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哈利,还恶意的盯着他的下半身吹了个口哨。哈利的脸一下一下地烧着,刚想开口就被他吻住了。

没有预期中的猛烈攻势,只是蜻蜓点水般碰了碰,德拉科舔了舔唇:“抱歉,忘记跟你说了,家里有点事,我陪不了你了。”哈利正想开口说句“没关系”,德拉科又勾起一边嘴角:“不过,我没有想到你这么依赖我,嗯?”

“滚开,马尔福!我要走了!”哈利急忙推开似乎想进一步做些什么的人,开门几乎是逃跑般的走了。

德拉科靠在门框上目送哈利离开后,关上门快步走回客厅,拨打了潘西的电话。

“潘西——!!!!”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德拉科发出了可以说是哀嚎的声音。

“我去!白鼬你发春吗?对我嚎什么?”电话那头的潘西将耳朵与手机间的距离隔开了一点,“你的波特教授又怎么了吗?”

德拉科呼了一口气:“我是想今天和他表白,让他做我男朋友来着。”

“嗯,然后呢?让我帮你出主意?”

“不不不,我已经想好了怎么表白了,只是——只是,我、怕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两秒,接着传来一阵尖笑声,德拉科眼角抽搐了一下,抓着手机的手情不自禁收紧了,咬牙切齿地说:“帕金森!你笑够没?!”

潘西抹了下眼角的泪水,缓缓开口:“你不是情圣吗?表个白还怂?”

德拉科翻了个没人看得见的白眼:“谁是情圣了?我从来没跟别人表白过!而且我只是怕他会拒绝我……”

“拜托了!你们明明就是两情相悦!他不会拒绝你的!好了不说了,我要去约会了,祝顺利!”德拉科在她挂电话前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甜腻的仿佛不是她本人说出口的“布雷斯”。


等到哈利出了医院时,被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孩子拦住了:“请问,是波特先生吗?”哈利愣愣的点了点头,那名男孩子将手中的一大束玫瑰塞进他的手里,“那麻烦您签收一下。”说着将笔递给他。

哈利签完后问道:“这是谁送的?”

那位男生一拍脑袋:“对,忘记说了,是一位全世界最爱你的先生送的!”然后冲哈利调皮的眨了眨眼,“他很帅噢!您真幸运!”哈利“哈哈”假笑了两声,看着这束花打算打个车回家,就这么抱着走回去太尴尬了。

打开家门,屋里一片漆黑,所有灯都被关上了,在他准备开灯增加点亮度时,发现餐桌上有道星星点点的暖黄色的光源。哈利放下手里的玫瑰,走近后发现是一个很小的蜡烛台,摆在桌子正中央,旁边是一盘盘外表诱人的佳肴,还有一瓶看起来就很名贵的红酒。

肩膀被人拍了拍,哈利转身看见穿着那天舞会西装的德拉科,稍微有点不同的是,这次他将他的金发扎起了一个小小的马尾,看起来更加俊俏了。

“玫瑰和烛光晚餐,这么老套的情节?”哈利轻笑一声,上下打量着德拉科,“你穿得这么隆重,该不会是想求婚吧?”

“噢?你这么想嫁给我?”德拉科眯起装着碎星的双眼,对着瞪着自己的哈利微微笑着,“你不知道我本身就是个老套的人吗?玫瑰在医院外送你,只是想让你早点回家罢了。”说着从身后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束百合花,“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百合,跟你的母亲名字一样。我特意买了香水百合,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永不磨灭的爱。”哈利接过这束花,淡淡开口,几乎是他说出第一个字的那瞬,心跳一下比一下要重的敲打着胸膛,颇有要从身体里挣脱出来的感觉。

德拉科向前一步将百合花拿过放到一边,牵起哈利的手放到嘴边盖上一个吻:“波特教授,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

“My pleasure.”

哈利任由德拉科牵着自己走到略微宽敞的客厅,他低头用手机放出歌,随后将哈利的双手搭上自己的肩,自己则搂上他的腰,跟随着音乐缓缓摇动。

「Guess it’s ture, I’m not good at a one night stand.」

是Sam Smith的「Stay with me」

“你想说你不擅长一夜情?”哈利听着歌词笑了笑,被德拉科收紧了在腰间的双手:“波特!别毁气氛嘛!我的确不擅长,要不然怎么会爱上你。”最后一句小小声,却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撞进哈利的耳朵,重重摔在他的心上。

他们跟着音乐悠悠起舞,哈利的脑袋靠在德拉科身上,德拉科的唇正好贴在哈利耳朵附近,只听见他随着歌声轻唱着。

「Oh,won‘t you stay with me」
“Oh,won‘t you stay with me”

「Cause you’re all I need」
“Cause you’re all I need”

「This ain‘t love it’s clear to see」
“This is love it’s clear to see”

「But darling stay with me」
“So darling stay with me”

一曲结束,德拉科微微松开哈利,与他荡着水纹的碧湖对视,不远处微弱的烛光照得二人眼里深情尽露。

I love you Harry. More than anyone else,more than you know.”德拉科将哈利的手放到唇边柔声说着,“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以男朋友的身份。”

哈利望着那双写满爱意的星河,往后退了一步,喉结慢慢动了动:“我——”德拉科眼里闪过一丝紧张,上前蓦地抱紧了他,将唇贴在他的耳边:“Stay with me, please, please......I love you……”

“我其实很霸道的,你眼里只能有我、不能看别人。”哈利没有推开德拉科,反而用力抱紧了他,“我不会撒娇,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有些事也不好意思直说出来,更加不懂得浪漫。还有起床气,脾气有时也会阴晴不定——现在额头上还有个丑丑的疤——这样的我,你能接受吗?”

“当然当然,你的一切我都喜欢,只要是你,我都喜欢、全盘接受。”

哈利深呼吸了一口,侧头吻了吻德拉科散发着淡淡薄荷香的发丝:“好啊。”

德拉科蓦地抬头,眼底的欣喜快速扩散着:“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我的男朋友。”

手机里的歌曲已经自动切换到了下一首,他们在温柔情深的歌声里拥抱,在一片黑暗中的柔光里拥吻,接着在未知的路上握着对方的手一直这么走下去,像任何一个浪漫爱情故事的结尾。

「How would you feel

If I told you I loved you

It's just something that I want to do

I'm taking my time spending my life

Falling deeper in love with you

So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too」


End.




还!有!番!外!

其实我是来推荐电影的🤦‍♀️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真的很好看
我也不太会使用形容词
总之去看包你不后悔💁‍♀️

wow这首歌特别适合hiphop
手动艾特安老师您让我给您找音乐来着🙆‍♀️

嘴上说着喜欢水蜜桃
壁纸全是霉霉
心里有时想着戳爷
偶尔看见塞巴斯蒂安迈不开腿
左眼装着妮妮
右眼装着海总
其实我最爱的是抖森
和昊然...
🎬…

明天要上学了……
临走前看看爷爷盛世的眉颜🔙🔙🔙🤤🤤🤤

天啊……
体委饶我一命🌚🌚🌚